鱼片yu

高考退圈。2020年再见。

【镇魂】【巍澜】面面养成计划(3)


前文戳(1) (2)

*食用说明戳第一章 

   ——正文—— 

  五月,雨季的龙城,散发着一股永远都睡不醒的迷之气息。

  林静曰:“春困秋乏冬眠夏打盹,何以解忧?唯有睡觉。”

  沈巍早早的去上课了。上午十点钟,才刚刚起床的赵云澜打了个哈欠,恨不得躺下接着睡觉。

  桌上放在沈巍留给他的早饭,并留言嘱咐他把粥菜温一温再吃,不许挑食。赵云澜只假装没看见,毫不在意的喝着早已凉掉的皮蛋瘦肉粥,几盘小菜只挑顺眼的下嘴。

  特调处变成特调局,听起来厉害多了,实际上没有案子的日常就是扫雷网游淘宝股票发呆,实在无聊就一起躺在沙发上摊大饼,谁先睡着谁输了,输了的当天打扫办公室卫生。尤其在这种连人带鬼集体犯困的季节,平时作妖的小鬼们都不见了影儿,于是特调局也乐得清闲,十分默契的集体翘班睡觉。

     将近十一点钟,赵云澜大爷似的迈着步子踱到大学路九号。规定八点半上班,到现在了办公室里还是空荡荡的,连鬼魂打麻将的声音都没有,下了夜班的鬼魂们麻将都懒的搓,窝在地下室埋头睡觉。

  甚至连大米也不见了。之前特调处收养的萨摩耶犬小米三年前寿终正寝,葬在了特调处——现在的特调局——的花园里。后来在面面的坚持下又买来了一只一模一样的狗,起名曰,大米。

  赵云澜往沙发上一歪,掏出手机在微信群里刷屏开骂。

  这一招还是有效的,至少,一群人都赶在吃午饭之前过来了。几个人前脚刚到,刚下课的沈巍后脚就提着饭来了,时间把握的分毫不差,赵云澜都要怀疑他们就是来蹭饭吃的。

   “哥!今天吃什么?”面面捂着肚子倒在沙发上,“我连早饭都没吃,饿死我了!”

  “别开玩笑了好吗,你要是能饿死,老楚就能被吓死。”林静做了个扭曲的鬼脸。

    “你的。”沈巍把碗推过去。

    “这什么?看起来不错。”面面早饭都没吃,饿到灵魂颤抖,端过碗就吃。

  沈巍:“刀削面。”

  面面:“……”

  赵云澜在一旁捏着嗓子说:“呸,臭哥哥。”

  沈巍动作一滞。

  “呕,阴阳怪气的,举报了。”面面趁大庆不注意,悄悄把刀削面倒进猫碗里,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从桌上的食品袋里抓了个烧饼。

  面面去年高考考进了龙城大学,赵云澜为了方便自己和沈巍的幸福生活,给面面单独租了房子,离大学和特调局都不超过五分钟的路程,还顺便把大庆也扔了过去。但大庆和面面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所以时常整日不见猫影。面面也只有晚上回去当宾馆住住,平时上课待在学校,一下课就溜去特调局蹭吃蹭喝蹭wifi蹭夏天的空调冬天的暖气,周末更是赖在赵云澜办公室的沙发上不走。

  且说现在,大庆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猫碗里被倒上了一堆汁水淋漓的面条,依然像只二百斤的快乐傻猫,叼着小鱼干在桌子上表演反复横跳,还不忘恶心一下赵云澜:“每天看着娘娘腰酸背痛的,小的这心里啊,就高兴,不,就替您难受。”

  林静又想起曾经的大庆直播事件,不小心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哈沈老师和赵处的婚后生活必须性//福!”

  赵云澜眼皮一跳,从沙发上爬起来去抓大庆,大庆作为一只灵活的胖猫,一个转体加后空翻,标准的屁股向下平沙落雁式,落进自己的猫碗里,披了一身的刀削面。

  ……然后遭到了众人毫不留情的群嘲。

  “活该死肥猫!”赵云澜顿时觉得十分解气,结果一个没站稳向后栽倒,身后的沈巍赶紧扶住他。

  “卧槽?!谁干的!!沈面!!”大庆把一身的面条甩的满地都是,周围的人赶紧躲开,给他留出一片空地。

  面面:“我什么都不知道。”

  大庆带着一身的面汤就要扑上去,沈面往旁边一闪,面汤准确无误的甩了楚恕之一身。尸王的表情吓得大庆浑身肥肉抖三抖,立即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调头扑向面面。

  祝红啃着葱油饼也不忘尽职尽责的解说:“两位万岁老人,因为一碗面打起来,造成了百分之三百的伤害,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用楚恕之的话来说,面面的成长环境恶劣至极。

  面面的童年没有童话故事,从小到大,刑侦科的人就给他洗脑哥哥和嫂子的爱恨情仇,这些由林静主讲、楚恕之和祝红添油加醋、大庆捧场、郭长城旁观的狗血爱情故事,陪伴了面面的整个童年——这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面看赵云澜的眼神都难以言喻。

  “那时候沈教授,龙城大学的头号男神,面皮底下还是所向披靡的斩魂使,一棵正品小白菜,赵云澜这个歪萝卜见他第一面,就拜倒在他的黑袍下,彻彻底底的弯了。今天约话剧明天约西餐,骚扰电话天天打,还琢磨着他的喜好给送了一箱子书,可谓费尽心思。”

  “后来还真把沈教授追到手了。赵云澜高喊着自己是个纯1,整天想着怎么上他,结果先被沈教授给上了,那叫个凄凄惨惨戚戚,从此再也没能反攻。”

  当年的无知呆萌小面面:“哥哥真棒!”

  后来他想起这些,只觉得哥哥们的生活真是有激情,能拍出好大一部家庭伦理剧。

  面面小时候,有一阵子特别能闹腾,一言不合就哇哇大哭。于是赵云澜想了个损招:他和沈巍一起突然“变身”把面面镇住。沈巍虽然真心觉得这招傻透了,但抵不住赵云澜巨大的玩心和哭起来没完没了的面面,只好心情复杂的同意试试。起初还真的有点效果,面面一看到斩魂使和昆仑君直接吓懵掉,哭声戛然而止。但时间一长就不管用了,面面认哥哥天赋异禀,毫不受其外形的影响,一看到他们这样就扑进沈巍的黑袍里哇哇大哭,边哭边喊“哥哥我不要见到那个大葱精!你快要他走开!”。

  沈巍:“……”

  被认成“大葱精”的赵云澜,一万多年来第一次对自己的颜值产生了怀疑 。

  目睹全程的大庆:“请问是直接笑吗?”

  沈巍:“要不走程序?”

  赵云澜审美极端,被吐槽之后下定决心,背着沈巍悄悄给自己定制了一身红衣,除了颜色之外别的和昆仑那身差不多,大晚上的穿着坐在床上等沈巍。……虽然他再三强调这身衣服是找服装设计师定制的,质量超好,难以清洗,不容玷污,但仍未能幸免被沈巍按在床上做一些不能深入解析的事。

  面面一直觉得,自己跟着这样一群人能活到现在,放到进化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大概两三年前面面上高中那会儿,原本作为鬼面拥有的能力开始逐渐显现,但记忆又没法恢复了,所以沈巍和赵云澜挑删减版的鬼面生平,加上夫唱妇随瞎掰扯,大致让他了解了有关自己的事。这孩子经历了一番惊心动魄的心理建设之后,迅速找到了全新的娱乐方式。

  比如……

  当初他周末蹲在特调局闲来无事,高中生该有的心理年龄以及鬼王该有的基本素养通通抛之脑后,在阁楼的躺椅上玩起了隔空开窗户,以极高的频率把窗户噼里啪啦的开开关关,几十秒后…成功把刚从院子里爬上来的大庆拍回了院子,顺便撂倒了赵云澜的几颗西红柿。

    一楼的办公室里,办公桌面对后院大落地窗的林静突然喊道:“卧槽刚刚好像有陨石落下来了!”

  0.1秒后传来赵云澜的咆哮:“我靠!死胖子你疯了?!!!跳楼也没有奖金!”

  “陨石个屁,那是大庆!”赵云澜提着摔得晕头转向的大庆脖子上的肥肉,把他从窗口扔进来,不偏不倚砸到郭长城的键盘上,清空了他刚刚写完还没保存的日记。

  郭长城:QAQ

  楚恕之:“这什么情况,待遇太差工资太少导致员工跳楼?”

  “喵的!沈面!!朕吃了你!!”黑猫趴了一会,成功把郭长城的电脑压到关机重启再关机再重启之后,一个后空翻就往楼上冲。

  那天下午大庆追着沈面在龙城绕圈子,沈面到处瞬移,但他没用熟那些小技能,最终不知道把自己弄到哪里去了,大半夜的才被沈巍提回家打了一顿。
  

  所以事实证明,就算过去了好几年,一人一猫根本没能长进多少。并且据祝红推测,阶级斗争大有升级的趋势。
  

——————————
  一点碎碎念 ——
  好几天没更,希望大家还记得这个…。
  这一章拖的久了些,写的比较纠结,实际上水了一章日常…。
  设定是按原著走的,但我剧版和原著看的有点晕乎乎,这几天又刷了一遍原著,还是晕乎乎。设定有私设,有自己的理解,有些看起来有点蠢,也有不合理的地方。这…不能深入解析,其实看着开心就好。
  当初写这篇是突然有脑洞,列一个纲就开始写了,当时细节上没考虑这么多,写起来才觉得一脸懵逼,但我又有一点点细节控,好多别人读的时候不会注意的地方,我写的时候可能就纠结半天。这样的话整体看起来就不那么好,这是我写文的一个毛病,还在努力提升中。
  

【镇魂】【澜巍】【R18】开个车要什么题目

*澜巍,逆cp预警
*口////交////
*车////震////
  
 链接走这里 🌹
  

【镇魂】【巍澜】大庆今天回家了吗

*聊天体
*沙雕文
*主巍澜含楚郭
*今天大庆没有回家

————正文————

大庆:朋友们!江湖救急!!!
林静:副处遇着什么事了,说出来我先笑笑
大庆:林静去死吧
林静:我今天要烤一只死肥猫,我看看             是谁这么幸运
楚恕之:是大庆
祝红:哎呦闻着香味了
汪徵:吃什么带我一个啊
林静:哈哈哈哈哈我觉得红烧也不错
祝红:我要求清蒸谢谢
楚恕之:原汁原味生吃最好
大庆:…………
大庆:你们这群人眼里有没我这个副处了!
祝红:没有
林静:没有
楚恕之:没有
汪徵:没有
汪徵:其实我是说我没有看见前面的消息,       我以为你们要烤乳猪什么的
大庆:其实你还不如不说
汪徵:那当我没说
郭长城:所以大庆哥怎么了
大庆:终于想起正事来了…一群连人带鬼的就     会歪楼
祝红:有屁快放
大庆:我现在进不去家门了
大庆:看看这黢黑的夜,我一只可爱的小猫     咪,独自在家门口,多么令人痛心
林静:副处我说句实话,你晚上直接隐身,没      人能看得见你
大庆:该配合我演出的你
林静:视而不见
大庆:滚
楚恕之:老赵不在家?
大庆:他在,而且沈教授也在,懂我意思吧
林静:哦( ´∵`)
祝红:哦( ´∵`)
楚恕之:哦( ´∵`)
汪徵:哦( ´∵`)
郭长城:啊?
楚恕之:嗯
大庆:……
林静:副处辛苦了
祝红:爱情的牺牲品
汪徵:刑侦科夜班组欢迎你
大庆:等我给你们直播一下
大庆:【语音30s】
大庆:家门口听不清细节,声音真的很大
林静:直播领导bi——,你完蛋了,老赵明天      捶死你
汪徵:有点…有点刺激
祝红: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大庆:【语音60s】
祝红:赶上直播了,激动
大庆:有点晚了,他们已经开始很久了
林静:不晚不晚,副处加油
汪徵:话说邻居是不是也能听见啊
林静:哈哈哈哈哈
祝红:说出来多尴尬
汪徵:邻居:我什么都没听见
大庆:【语音50s】
汪徵:好像只有赵处自己在叫
祝红:你觉得沈教授是会说骚话的人??
汪徵:好吧也对
大庆:【语音60s】
祝红:刺激……
林静:“宝贝儿~你真辣!”哈哈哈哈哈哈被        人压还能说出这种话的也就老赵了
祝红:这个小波浪真是形象生动
大庆:【语音60s】
汪徵:哇 心疼赵处
林静:沈教授频率够快,鼓掌
祝红:仿佛看到了明天腰肌劳损的老赵
林静:沈教授冲鸭!
祝红:冲鸭!
汪徵:冲鸭!
大庆:【语音60s】
林静:快快快精彩的要来了啊啊啊啊啊
林静:沈教授加油冲鸭!
汪徵:鸭……
祝红:林静你为什么这么懂
林静: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大庆:【语音50s】
林静:完结撒花∠※
汪徵:完结撒花∠※
祝红:完结撒花∠※
大庆:主播大庆,点关注不迷路
大庆:估计还得几轮,老子下播了睡觉了
汪徵:你一只猫好意思说这种话
林静:等等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汪徵:诶
祝红:楚恕之和郭长城呢
汪徵:emmmm
林静:现在就我们四个了?
祝红:呵,年轻人
大庆:我先溜了,我听见脚步声了
汪徵:那一夜,赵云澜终于想起大庆被关在门          外
赵云澜:………………
林静:……
祝红:赵处好
汪徵:赵处好
林静:赵处好
赵云澜:我不太好
赵云澜:大庆接下来一个月的小鱼干都没了
赵云澜:明天特调处吃猫肉,请大庆自觉洗干           净去菜板上躺好
大庆:呸
沈巍:谢谢,明天找我领小鱼干@大庆
大庆:不客气@沈巍
赵云澜:??????
赵云澜:oyududkgzfzjch%*<+-*/+:&gviqox.fjeokw
林静:啊,新一轮开始了,领导加油
祝红:加油
汪徵:加油
大庆:加油

——————————

【镇魂】【巍澜】面面养成计划(2)

前文+食用说明戳(1)

——正文——  

   “怎么,今晚睡前还打算读农学著作吗?”沈巍看着面面在他的小床上乖乖躺好入睡之后才走进自己的卧室,一进门便看见赵云澜捧着一本书看的不亦乐乎,略显昏黄的台灯光斜斜的照在脸上十分的好看。

  “不读了,”赵云澜冲沈巍扬了杨手里的小说,“神仙也需要偶尔放松一下,我刚发现这书就还不错。”

  “又是没营养的闲书。”沈巍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抱着一本厚的不能再厚的文学专著在赵云澜身边躺下。

  “我觉得我们现在过得就像老夫老夫。”赵云澜假装忘了昨天下不了床的那人是谁。

  “嗯。”

  “其实这样很好,我就喜欢这样,一大把岁数了,岁月静好。”赵云澜漫不经心地翻着小说,实则悄悄观察沈巍的侧颜。

  “嗯。”

  赵云澜刚想吐槽他还能不能憋出别的字出来,便听见客厅里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看向旁边的人,沈巍了皱皱眉头,放下书正打算出去看看,面面已经进来了。

   “哥哥。”

  面面用小手扒着对他来说过高的床沿,努力往上爬,沈巍见状赶紧捞了他一把。

  “哥哥,面面不想让哥哥走,哥哥别离开面面好不好?”穿一身睡衣的小白团子趴在沈巍胸前,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脖颈上蹭来蹭去,沈巍抬手揉了揉,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面面以后乖乖的,面面听哥哥的话。”

  “面面只想要哥哥陪着。”

  “走,去睡觉了。”沈巍抱着面面坐起身来,准备把他送回房间。

  “哥哥不要离开面面。”面面眼泪汪汪的挂在沈巍脖子上不肯撒手,沈巍只好保持这个姿势把他带回房间。

  看着坐在小床上抹眼泪的小孩,沈巍愣愣的站发呆。

  “哥哥……”

  “我不走。”沈巍不会哄小孩,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哥哥会说话算话吗?”

  “算的。”

  “嗯,面面知道。”面面乖乖在床上躺下,自己拉好小被子。

  

  沈巍一直看着面面睡着后呼吸均匀,才站起来揉了揉蹲到酸痛的腿走回房间,进门便看到穿着睡衣的赵云澜靠着阳台门看窗外的夜景。

  “晚上容易着凉。”沈巍拿过大衣给他披上。

  “我总觉得,这孩子一直都在害怕失去你。”赵云澜边穿衣边说道。

  “我……”沈巍低着头,叫人看不清神色。

         “总不能老用安神符。”赵云澜叹了口气,又问道,“地府那边怎么说?”

  “今天下午刚回话,”沈巍语气里有些无奈,“那些人支支吾吾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我估计这事儿也在他们意料之外,和他们并无多少关系。再说又过去一年多了,谁还记得这么清。”

  “我再去一趟黄泉,查点儿东西。”

  “我跟你一起去。”赵云澜条件反射似的说道。

  “不必,你在家照顾好他。”沈巍说,“我很快就能回来。”

  “哎,我差点都忘了,地府那些人人鬼鬼都要拿你当亲祖宗似的侍候,倒不用我再去担心什么了。”赵云澜笑道。

  沈巍不知道怎么回嘴,干脆不说话。

  赵云澜没安静一会儿,又忍不住要唠叨:“诶我跟你讲,我看人还是挺准的,鬼面这孩子自打一万年前就,怎么说呢,尤其是对你,他就你一个哥哥,自然对你感情要深厚。再怎么着,你不会不了解他吧。”

  “以前神农跟我说过,万物皆有其‘灵’,心中所念,则其‘灵’也必有所感知,一念之间,可成难以预估之力。”

  沈巍似乎在低着头思考什么,没应声。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沈巍突然伸手在空气里凭空划出两道黑色的弧,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睡觉对于昆仑君和斩魂使来说,也不过是走走形式,象征性的休息一下,顺便进行肉体的某种娱乐罢了。沈巍一走,赵云澜也睡不着,便又端起他的闲书来看,边看边等一直到了后半夜,小说都换了两本了,才见沈巍回来,身上还带着一股地府的冰冷气息。赵云澜抬头,见那人一袭黑袍带着面具的样子,一时盯着发了呆。

  “这么晚了,还看小说呢。”沈巍晃了晃,换回离开时一身居家好男人的样子才坐到赵云澜身边。

  “消遣罢了,你又不在,我自己睡觉太没意思。就算这肉体凡胎受不了了,也大不了明天白天上班再睡。”赵云澜一幅无聊到极点的样子,满眼无辜的看着沈巍。

  两人就这样坐了一会儿。赵云澜打了个哈欠,把手里边边角角都揉折了的小说扔到一边,问道:“怎么着了,有没有结果?”

  “此前没有类似记载,不过据我推测,记忆是无法自然恢复了。他自爆时能量尽散,异能暂时被封住,说不定到什么时候自然就解开了,到时自另当别论。”

  “至于我,”沈巍接着说,“也许就是你之前说的,执念而已。毕竟就现在来看,他只是个孩子罢了,这些事以后慢慢再说也不迟。”

  赵云澜忘枕头上一歪,感慨道:“说实话,这么多破事儿之后,我倒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这孩子好好教育估计也是个人才,我得考虑考虑将来把他弄到特调处工作。”

  沈巍“嗯”了一声,假装忽略他一番“将来把人弄到特调处”的想法,又略显沉重的说:“我只希望他以后别再出什么乱子才好。”

  赵云澜看他这幅样子,“噗嗤”笑出了声,说道:“这都三岁多了,赶紧扔幼儿园吧,不然再这样下去,我特调处连带猫猫狗狗人人鬼鬼的就先要完蛋了,面面在我这里坏事可没少干啊。沈巍啊沈巍,事到如今,你必须得补偿我了。”

  沈巍犹豫了一会儿,问道:“你想我补偿什么?”

  “乖乖躺平给我调戏。”赵云澜立即说。

  “不要。”沈巍一副小媳妇模样,这回倒是回答的很干脆。

  “当年真是看错你了,现在才知道,没错了,你就是个小狼崽子。”赵云澜翻了个身背对着沈巍。

  沈巍坐在床边悄悄勾了勾嘴角,回身躺下抱紧那人。

  “哼。”赵云澜扭了扭身子,却也没再挣开他。

  

  自从沈巍和赵云澜决定好好教育面面,从家里大庆的猫窝到特调处全体员工的生活方式都被定下了严格的规矩,甚至连“笑不露齿”这样充斥着古板守旧气息的规矩都一个不漏,呃,即使没有一个人或鬼魂或猫遵守,一个个笑起来照旧跟个瓢似的。

  就连大庆熬夜打游戏的习惯也被强行改掉了,理由是他一会儿猫叫一会儿人叫,容易吓到睡觉的面面。以及,大庆又有了一个新的工作。

  “我堂堂千年老猫,居然沦落到给别人看孩子?!小鱼干没有,还天天吃狗粮,昆仑君和斩魂使一起欺负我,这还有没有人来管管了?!”大庆把心里的忿忿不平全都发泄在奶粉上,用十成的力拼命摇着奶瓶,直到奶瓶都快被捏碎了才送去。

  

  像小孩上学和学区房这种让所有家长一个头两个大的事儿,这里却根本不用愁,直接龙城大学附属幼儿园小学中学一站式教育通通搞定,而且离特调处以及赵云澜和沈巍的公寓无比的近。
     沈巍作为鬼神都怕的要死的斩魂使,在特调处全员关爱的注视下好说歹说劝了整整两天,不是说的面面哇哇大哭,就是听的一伙人和鬼集体昏昏欲睡,但就是没说动面面去上幼儿园,最终还是郭长城看不下去了,出来安慰几句,十分钟之内妥妥的摆平。

  祝红给他鼓掌:“看不出来啊小锅巴,居然还有这本事。”

  “没什么,”郭长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飞快的瞟了一眼沈巍,“小孩子不能讲道理,还是要靠哄才行。”

  沈巍:“……”

  面面的幼儿园老师是沈教授的狂热粉丝,一看是沈巍送来的孩子,还有特调处处长和做好事出了名的小郭一起陪着,立刻像亲妈一样接过去,满口答应一定会把面面照顾好好的。

  但现实还是出乎沈巍的预料。

  面面第一天上幼儿园,一回来就扑进沈巍怀里。

  “哥哥!”

  “怎么了?”沈巍把他抱起来放到沙发上。

  “中午那个睡在我旁边的男孩子说…说他喜欢我!”

  沈巍:“……”

  “哈哈哈哈哈哈哈!”林静一个没忍住率先笑出了声。

  “其实我更好奇面面是怎么回答的。”楚恕之放弃研究股票K线,跑来凑热闹。

  “我…我就同意了啊!”面面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样子看着笑到打嗝的楚恕之。

  “不得了不得了,”赵云澜带着一种节哀顺变的表情,伸手拍了拍表情复杂的沈巍,“沈教授的亲弟弟就这样嫁出去了。”

  祝红:“那是,也不看看什么地方养大的。”

  毕竟,特调处可是出了名的基佬窝。
  
  
 ——————————
  
后文戳(3)

【镇魂】【巍澜】面面养成计划(1)

食用说明:
*接原著结局,设定基本按原著和番外来
*可能混入一点剧版设定
*HE小甜饼,日常欢乐甜暖治愈向
*主巍澜,含一点楚郭,面面全程无cp
*前后章时间跨度较大注意
*单章独立阅读似乎也没问题
*小私心对面面好一点
*不能深入解析
*私设满天飞,ooc慎

——正文——
特调处长假之后上班第一晚。凌晨两点半,月黑风高,特调处刑侦科夜班组白班组齐聚,新地址大学路9号准时报道。

两点一刻,响亮的孩童啼哭声从刑侦科传出来,并伴有惨烈的猫叫和兴奋的狗叫。

“他抓我毛!他居然敢抓我毛?!!”大庆气到变形,肥猫瞬间变成一位清秀的少年坐在地上,向站一旁袖手旁观的赵云澜大声抗议,“我还没哭呢他哭什么?!吵死本大爷了!”

“再这样下去我就被拔秃了!”大庆表示愤怒。
赵云澜往桌子上一靠,一幅幸灾乐祸的样子简直和新来的萨摩耶犬小米一模一样,“你秃了跟他有什么关系,还不是你天天游戏打到半夜,把毛都给熬秃了。”

“喂!赵云澜,你不要以为你是昆仑君我就不敢挠你了!”

“哇~!”肥猫变成了人把那孩子吓了一跳,哭声更加嘹亮了。

沈巍叹了口气,实在看不下去这边的猫飞狗跳神仙叫了,放下手中的奶瓶,抱起孩子轻声安抚。

“打…打扰了。”刚刚进来的林静一看这场面又退了出去,还贴心的把门关上了。

郭长城走进来看到林静站办公室门口发呆,问道:“呃…没人吗?怎么不进去?”

林静想了想,一脸认真的说:“名场面,年轻父母生二胎,大宝失宠心里委屈,推门立即观看。”

郭长城没反应过来,一开门正看到赵云澜靠在沈巍身上逗孩子玩,地上趴个炸毛的大庆,旁边一个傻笑的小米,一家五口的场面无比温馨和谐。

郭长城瑟瑟发抖地退回来,小声问道:“有有有孩…孩子了?”

林静沉痛地点了点头,并企图通过灌水来麻痹自己。

郭长城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你知不知道……他们…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林静一口水差点呛死。

“咳咳,小朋友,空即是……”好半天才喘过气的林静瞬没说几个字就乖乖闭嘴了,因为他看到楚恕之从后面走过来。

“都站在这里干什么?怎么不进去?”楚恕之疑惑道。

“哇~~~~”一声嘹亮的啼哭从房间里传出来,楚恕之一哆嗦。

“真是人性的泯灭,道德的沦丧啊。”祝红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靠在后边门框上,身后是一群鬼魂工作人员。

门突然被打开,赵云澜看到这些人吃了已一惊,道:“都干嘛呢你们这帮人,大半夜的站门口,做贼啊?看门啊?看门要是用你们这些天天迟到还偷懒耍滑的看门,特调处早被偷空了!”

一群人跟着赵云澜,排成一溜贼似的走进办公室,齐刷刷倚在长桌上看沈巍哄孩子。

“领导,这什么时候的事儿?”楚恕之忍不住问。

“看起来已经好久了,话说你们俩是怎么办到的?”祝红表情十分奇特,酸味里带着一丝…欣慰。

“我很好奇,这你俩到底是谁生的?”林静凑热闹从来不闲事儿大。

“这不是有我们家美人儿,”赵云澜冲沈巍挑了挑眉,“什么都能办到啊~”

“别胡说。”沈巍低头,提起孩子放在沙发上,任他去骚扰那边见到他再次炸毛的大庆,“这是我弟弟,鬼…沈面,小名面面,今年两岁了。”

“啥玩意?”林静吓得从桌子上掉下来,摔在地上没人管,“这是鬼面?”

没有人说话,地上没人管的林静想把郭长城也拉下来垫底儿,结果郭长城没来的及落地就被楚恕之提了回去。剩下林静坐在地上思考人生。

没人疼,没人爱,我是地里的一只小和尚。

不,林静,你是假和尚。

“他完全失忆,身体变小,看起来仅仅还有原来的相貌,至于还有没有异能,现在还难以准确的察觉。”

大庆的嚎叫声里,沈巍不得不把面面提回来扔到沙发上,白色的团子委委屈屈的趴在沙发上,无辜的眼神看向赵云澜。

赵云澜收到小眼神,饶有兴致地蹂躏面面的脸,面面见求助无效,眼泪汪汪地挣脱赵云澜的魔爪,又爬回沈巍腿上缩成一只小小的白团子。

“卧槽…太可爱了。”围观群众集体被戳萌点。

“等等等让我拍张照。”林静掏出手机。

“一次十块,从工资里扣。”赵云澜冲他翻白眼,林静假装听不见。

赵云澜看着兄弟俩:“我一想到沈巍要是变小了也这么可爱,我就忍不住……”

“想给他生个孩子?”祝红立即接上。

“不不不,那肯定是想让他给我生个孩子。”赵云澜像狗一样扑倒在沈巍身上。

“斩魂使大人你看他,真是太嚣张了!必须好好教育!”看热闹不嫌事大和要死一起死是特调处单身群体的一贯作风。

“我知道了。”沈巍推开赵云澜,低头疯狂揉面。

“诶…沈教授是不是有点热啊,耳朵都红红的,要不要开一开窗户。”

沈巍:“………”

“小郭巴快别胡说,那是灯光照的。”祝红有点想捶死郭长城。

“是这样吗,哦…哦好。”郭长城又变得结结巴巴。

刚两岁的面面,咿咿呀呀差不多能说话了。别人家的孩子会说的第一句话往往是“妈妈”或者“爸爸”。但是跟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面面会说的第一句话比别人家的都要长:“呸,臭哥哥”。

因为有沈巍在的地方,面面“不许拔大庆的毛”、“不许骑在小米背上玩”、“不许拿老李的大棒骨”、“不许糟蹋菜园”、“不许多吃赵云澜的棒棒糖”…反正就是各种不许。

对此赵云澜表示同情。

其实,这句话赵云澜教会面面的。

白天沈巍去上课,沈面就放在特调处里供众人调戏。不出半日成功晋级为特调处第一吉祥物,吃饭睡觉打林静的平淡日常被打破,养娃成为首要乐趣。顺便说一句,夜班组对此深表抗议,一群鬼魂蹲在地下室拿竹竿戳天花板嚷嚷着要起义,结果不出半日被赵云澜用扣工资警告给镇压了。

起初是刑侦科全员排班轮流照顾面面。

“来,面面,到姐姐这里来。”祝红把沈面揽到怀里。

“呕,敢问这位姑娘芳龄几何啊?”大庆喵喵作呕道。

祝红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让大庆迅速带着小鱼干滚蛋,然后换上一张温柔脸把小奶瓶塞进面面嘴里,母爱泛滥成灾。

面面在祝红怀里一阵扑腾,牛奶喷了祝红一脸。

祝红:“……”

大庆:“喵~”

“来来来吃饭了吃饭了!”楚恕之提着面面放到餐桌上,楚恕之拿着筷子跃跃欲试准备给面面夹菜,郭长城端过一碗温好的小米粥放到两人面前。

“楚恕之!”大老远传来赵云澜咆哮。

“在在在领导我在!”

“禁止给面面喂三分熟带血丝的宫保鸡丁!”

“……”

“哦。”

最可怕的是林静照顾面面的时候,这位假和尚总有办法让面面哇哇大哭停不下来,偏偏排到他又正好是中午午休时间,一个活人死人都要睡觉的时间。

哭声无比惨烈,鬼魂闻之狂敲天花板,活人闻之狂敲林静。

林静是任何情况下都忘不了拍照的人,这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里特调处的微信群被面面的表情包屠屏,其中“刀削面”、“清汤白面”、“巍牵拉面”等经典款流传甚广,并且引发林静同志三进三处微信群惨案。

楚恕之预言:“我觉得这孩子长大以后肯定得把林静削一顿。”

林静:“阿弥陀佛,出家人慈悲为怀。”

无数次把面面弄的哇哇大哭之后,这些活了一把岁数第一次照顾小孩的人都不想干了,面面全天丢给赵云澜自己,郭长城看不下去的时候偶尔会帮帮忙,其他人只管调戏不管养,每天美滋滋的看着领导一把屎一把尿,当爹又当妈。

面面的日常户外活动区是特调处的院子,尤其喜欢后院。这样一来,赵云澜种的菜就变得十分凄凉。

沈巍每天下课之后从龙城大学过个红绿灯就到特调处后门,自从面面发现了这个规律,每天都想要趴在小栅栏上等着沈巍回来。所以每当沈巍进入后院,要么就看见面面自己可怜巴巴的卡在一堆蔬菜里挣扎,要么就是赵云澜正在把浑身是泥土的面面从菜地里捞出来。

“斩魂使大人!”赵云澜把刚进门的沈巍扑倒在特调处的沙发里。

“怎么了?”沈巍揉了揉赵云澜的发顶,手感特别好。

“沈面欺负我。”赵云澜紧紧的楼着沈巍,看向坐在办公桌上的面面,“我不管了。”

沈巍:“你别胡闹了,快起来。”

“不要,我要强/奸你。”赵云澜趴在沈巍身上坏笑。

沈巍:“咳,在办公室呢。”

赵云澜:“可人家都一天没见你了呢,人家真的好想你哦~”

沈巍:“……”

面面:【吃手手】

——————

后文戳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