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片yu

高考退圈。2020年再见。

【镇魂】【巍澜】面面养成计划(3)


前文戳(1) (2)

*食用说明戳第一章 

   ——正文—— 

  五月,雨季的龙城,散发着一股永远都睡不醒的迷之气息。

  林静曰:“春困秋乏冬眠夏打盹,何以解忧?唯有睡觉。”

  沈巍早早的去上课了。上午十点钟,才刚刚起床的赵云澜打了个哈欠,恨不得躺下接着睡觉。

  桌上放在沈巍留给他的早饭,并留言嘱咐他把粥菜温一温再吃,不许挑食。赵云澜只假装没看见,毫不在意的喝着早已凉掉的皮蛋瘦肉粥,几盘小菜只挑顺眼的下嘴。

  特调处变成特调局,听起来厉害多了,实际上没有案子的日常就是扫雷网游淘宝股票发呆,实在无聊就一起躺在沙发上摊大饼,谁先睡着谁输了,输了的当天打扫办公室卫生。尤其在这种连人带鬼集体犯困的季节,平时作妖的小鬼们都不见了影儿,于是特调局也乐得清闲,十分默契的集体翘班睡觉。

     将近十一点钟,赵云澜大爷似的迈着步子踱到大学路九号。规定八点半上班,到现在了办公室里还是空荡荡的,连鬼魂打麻将的声音都没有,下了夜班的鬼魂们麻将都懒的搓,窝在地下室埋头睡觉。

  甚至连大米也不见了。之前特调处收养的萨摩耶犬小米三年前寿终正寝,葬在了特调处——现在的特调局——的花园里。后来在面面的坚持下又买来了一只一模一样的狗,起名曰,大米。

  赵云澜往沙发上一歪,掏出手机在微信群里刷屏开骂。

  这一招还是有效的,至少,一群人都赶在吃午饭之前过来了。几个人前脚刚到,刚下课的沈巍后脚就提着饭来了,时间把握的分毫不差,赵云澜都要怀疑他们就是来蹭饭吃的。

   “哥!今天吃什么?”面面捂着肚子倒在沙发上,“我连早饭都没吃,饿死我了!”

  “别开玩笑了好吗,你要是能饿死,老楚就能被吓死。”林静做了个扭曲的鬼脸。

    “你的。”沈巍把碗推过去。

    “这什么?看起来不错。”面面早饭都没吃,饿到灵魂颤抖,端过碗就吃。

  沈巍:“刀削面。”

  面面:“……”

  赵云澜在一旁捏着嗓子说:“呸,臭哥哥。”

  沈巍动作一滞。

  “呕,阴阳怪气的,举报了。”面面趁大庆不注意,悄悄把刀削面倒进猫碗里,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从桌上的食品袋里抓了个烧饼。

  面面去年高考考进了龙城大学,赵云澜为了方便自己和沈巍的幸福生活,给面面单独租了房子,离大学和特调局都不超过五分钟的路程,还顺便把大庆也扔了过去。但大庆和面面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所以时常整日不见猫影。面面也只有晚上回去当宾馆住住,平时上课待在学校,一下课就溜去特调局蹭吃蹭喝蹭wifi蹭夏天的空调冬天的暖气,周末更是赖在赵云澜办公室的沙发上不走。

  且说现在,大庆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猫碗里被倒上了一堆汁水淋漓的面条,依然像只二百斤的快乐傻猫,叼着小鱼干在桌子上表演反复横跳,还不忘恶心一下赵云澜:“每天看着娘娘腰酸背痛的,小的这心里啊,就高兴,不,就替您难受。”

  林静又想起曾经的大庆直播事件,不小心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哈沈老师和赵处的婚后生活必须性//福!”

  赵云澜眼皮一跳,从沙发上爬起来去抓大庆,大庆作为一只灵活的胖猫,一个转体加后空翻,标准的屁股向下平沙落雁式,落进自己的猫碗里,披了一身的刀削面。

  ……然后遭到了众人毫不留情的群嘲。

  “活该死肥猫!”赵云澜顿时觉得十分解气,结果一个没站稳向后栽倒,身后的沈巍赶紧扶住他。

  “卧槽?!谁干的!!沈面!!”大庆把一身的面条甩的满地都是,周围的人赶紧躲开,给他留出一片空地。

  面面:“我什么都不知道。”

  大庆带着一身的面汤就要扑上去,沈面往旁边一闪,面汤准确无误的甩了楚恕之一身。尸王的表情吓得大庆浑身肥肉抖三抖,立即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调头扑向面面。

  祝红啃着葱油饼也不忘尽职尽责的解说:“两位万岁老人,因为一碗面打起来,造成了百分之三百的伤害,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用楚恕之的话来说,面面的成长环境恶劣至极。

  面面的童年没有童话故事,从小到大,刑侦科的人就给他洗脑哥哥和嫂子的爱恨情仇,这些由林静主讲、楚恕之和祝红添油加醋、大庆捧场、郭长城旁观的狗血爱情故事,陪伴了面面的整个童年——这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面看赵云澜的眼神都难以言喻。

  “那时候沈教授,龙城大学的头号男神,面皮底下还是所向披靡的斩魂使,一棵正品小白菜,赵云澜这个歪萝卜见他第一面,就拜倒在他的黑袍下,彻彻底底的弯了。今天约话剧明天约西餐,骚扰电话天天打,还琢磨着他的喜好给送了一箱子书,可谓费尽心思。”

  “后来还真把沈教授追到手了。赵云澜高喊着自己是个纯1,整天想着怎么上他,结果先被沈教授给上了,那叫个凄凄惨惨戚戚,从此再也没能反攻。”

  当年的无知呆萌小面面:“哥哥真棒!”

  后来他想起这些,只觉得哥哥们的生活真是有激情,能拍出好大一部家庭伦理剧。

  面面小时候,有一阵子特别能闹腾,一言不合就哇哇大哭。于是赵云澜想了个损招:他和沈巍一起突然“变身”把面面镇住。沈巍虽然真心觉得这招傻透了,但抵不住赵云澜巨大的玩心和哭起来没完没了的面面,只好心情复杂的同意试试。起初还真的有点效果,面面一看到斩魂使和昆仑君直接吓懵掉,哭声戛然而止。但时间一长就不管用了,面面认哥哥天赋异禀,毫不受其外形的影响,一看到他们这样就扑进沈巍的黑袍里哇哇大哭,边哭边喊“哥哥我不要见到那个大葱精!你快要他走开!”。

  沈巍:“……”

  被认成“大葱精”的赵云澜,一万多年来第一次对自己的颜值产生了怀疑 。

  目睹全程的大庆:“请问是直接笑吗?”

  沈巍:“要不走程序?”

  赵云澜审美极端,被吐槽之后下定决心,背着沈巍悄悄给自己定制了一身红衣,除了颜色之外别的和昆仑那身差不多,大晚上的穿着坐在床上等沈巍。……虽然他再三强调这身衣服是找服装设计师定制的,质量超好,难以清洗,不容玷污,但仍未能幸免被沈巍按在床上做一些不能深入解析的事。

  面面一直觉得,自己跟着这样一群人能活到现在,放到进化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大概两三年前面面上高中那会儿,原本作为鬼面拥有的能力开始逐渐显现,但记忆又没法恢复了,所以沈巍和赵云澜挑删减版的鬼面生平,加上夫唱妇随瞎掰扯,大致让他了解了有关自己的事。这孩子经历了一番惊心动魄的心理建设之后,迅速找到了全新的娱乐方式。

  比如……

  当初他周末蹲在特调局闲来无事,高中生该有的心理年龄以及鬼王该有的基本素养通通抛之脑后,在阁楼的躺椅上玩起了隔空开窗户,以极高的频率把窗户噼里啪啦的开开关关,几十秒后…成功把刚从院子里爬上来的大庆拍回了院子,顺便撂倒了赵云澜的几颗西红柿。

    一楼的办公室里,办公桌面对后院大落地窗的林静突然喊道:“卧槽刚刚好像有陨石落下来了!”

  0.1秒后传来赵云澜的咆哮:“我靠!死胖子你疯了?!!!跳楼也没有奖金!”

  “陨石个屁,那是大庆!”赵云澜提着摔得晕头转向的大庆脖子上的肥肉,把他从窗口扔进来,不偏不倚砸到郭长城的键盘上,清空了他刚刚写完还没保存的日记。

  郭长城:QAQ

  楚恕之:“这什么情况,待遇太差工资太少导致员工跳楼?”

  “喵的!沈面!!朕吃了你!!”黑猫趴了一会,成功把郭长城的电脑压到关机重启再关机再重启之后,一个后空翻就往楼上冲。

  那天下午大庆追着沈面在龙城绕圈子,沈面到处瞬移,但他没用熟那些小技能,最终不知道把自己弄到哪里去了,大半夜的才被沈巍提回家打了一顿。
  

  所以事实证明,就算过去了好几年,一人一猫根本没能长进多少。并且据祝红推测,阶级斗争大有升级的趋势。
  

——————————
  一点碎碎念 ——
  好几天没更,希望大家还记得这个…。
  这一章拖的久了些,写的比较纠结,实际上水了一章日常…。
  设定是按原著走的,但我剧版和原著看的有点晕乎乎,这几天又刷了一遍原著,还是晕乎乎。设定有私设,有自己的理解,有些看起来有点蠢,也有不合理的地方。这…不能深入解析,其实看着开心就好。
  当初写这篇是突然有脑洞,列一个纲就开始写了,当时细节上没考虑这么多,写起来才觉得一脸懵逼,但我又有一点点细节控,好多别人读的时候不会注意的地方,我写的时候可能就纠结半天。这样的话整体看起来就不那么好,这是我写文的一个毛病,还在努力提升中。
  

评论(8)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