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片yu

高考退圈。2020年再见。

【镇魂】【巍澜】面面养成计划(2)

前文+食用说明戳(1)

——正文——  

   “怎么,今晚睡前还打算读农学著作吗?”沈巍看着面面在他的小床上乖乖躺好入睡之后才走进自己的卧室,一进门便看见赵云澜捧着一本书看的不亦乐乎,略显昏黄的台灯光斜斜的照在脸上十分的好看。

  “不读了,”赵云澜冲沈巍扬了杨手里的小说,“神仙也需要偶尔放松一下,我刚发现这书就还不错。”

  “又是没营养的闲书。”沈巍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抱着一本厚的不能再厚的文学专著在赵云澜身边躺下。

  “我觉得我们现在过得就像老夫老夫。”赵云澜假装忘了昨天下不了床的那人是谁。

  “嗯。”

  “其实这样很好,我就喜欢这样,一大把岁数了,岁月静好。”赵云澜漫不经心地翻着小说,实则悄悄观察沈巍的侧颜。

  “嗯。”

  赵云澜刚想吐槽他还能不能憋出别的字出来,便听见客厅里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看向旁边的人,沈巍了皱皱眉头,放下书正打算出去看看,面面已经进来了。

   “哥哥。”

  面面用小手扒着对他来说过高的床沿,努力往上爬,沈巍见状赶紧捞了他一把。

  “哥哥,面面不想让哥哥走,哥哥别离开面面好不好?”穿一身睡衣的小白团子趴在沈巍胸前,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脖颈上蹭来蹭去,沈巍抬手揉了揉,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面面以后乖乖的,面面听哥哥的话。”

  “面面只想要哥哥陪着。”

  “走,去睡觉了。”沈巍抱着面面坐起身来,准备把他送回房间。

  “哥哥不要离开面面。”面面眼泪汪汪的挂在沈巍脖子上不肯撒手,沈巍只好保持这个姿势把他带回房间。

  看着坐在小床上抹眼泪的小孩,沈巍愣愣的站发呆。

  “哥哥……”

  “我不走。”沈巍不会哄小孩,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哥哥会说话算话吗?”

  “算的。”

  “嗯,面面知道。”面面乖乖在床上躺下,自己拉好小被子。

  

  沈巍一直看着面面睡着后呼吸均匀,才站起来揉了揉蹲到酸痛的腿走回房间,进门便看到穿着睡衣的赵云澜靠着阳台门看窗外的夜景。

  “晚上容易着凉。”沈巍拿过大衣给他披上。

  “我总觉得,这孩子一直都在害怕失去你。”赵云澜边穿衣边说道。

  “我……”沈巍低着头,叫人看不清神色。

         “总不能老用安神符。”赵云澜叹了口气,又问道,“地府那边怎么说?”

  “今天下午刚回话,”沈巍语气里有些无奈,“那些人支支吾吾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我估计这事儿也在他们意料之外,和他们并无多少关系。再说又过去一年多了,谁还记得这么清。”

  “我再去一趟黄泉,查点儿东西。”

  “我跟你一起去。”赵云澜条件反射似的说道。

  “不必,你在家照顾好他。”沈巍说,“我很快就能回来。”

  “哎,我差点都忘了,地府那些人人鬼鬼都要拿你当亲祖宗似的侍候,倒不用我再去担心什么了。”赵云澜笑道。

  沈巍不知道怎么回嘴,干脆不说话。

  赵云澜没安静一会儿,又忍不住要唠叨:“诶我跟你讲,我看人还是挺准的,鬼面这孩子自打一万年前就,怎么说呢,尤其是对你,他就你一个哥哥,自然对你感情要深厚。再怎么着,你不会不了解他吧。”

  “以前神农跟我说过,万物皆有其‘灵’,心中所念,则其‘灵’也必有所感知,一念之间,可成难以预估之力。”

  沈巍似乎在低着头思考什么,没应声。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沈巍突然伸手在空气里凭空划出两道黑色的弧,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睡觉对于昆仑君和斩魂使来说,也不过是走走形式,象征性的休息一下,顺便进行肉体的某种娱乐罢了。沈巍一走,赵云澜也睡不着,便又端起他的闲书来看,边看边等一直到了后半夜,小说都换了两本了,才见沈巍回来,身上还带着一股地府的冰冷气息。赵云澜抬头,见那人一袭黑袍带着面具的样子,一时盯着发了呆。

  “这么晚了,还看小说呢。”沈巍晃了晃,换回离开时一身居家好男人的样子才坐到赵云澜身边。

  “消遣罢了,你又不在,我自己睡觉太没意思。就算这肉体凡胎受不了了,也大不了明天白天上班再睡。”赵云澜一幅无聊到极点的样子,满眼无辜的看着沈巍。

  两人就这样坐了一会儿。赵云澜打了个哈欠,把手里边边角角都揉折了的小说扔到一边,问道:“怎么着了,有没有结果?”

  “此前没有类似记载,不过据我推测,记忆是无法自然恢复了。他自爆时能量尽散,异能暂时被封住,说不定到什么时候自然就解开了,到时自另当别论。”

  “至于我,”沈巍接着说,“也许就是你之前说的,执念而已。毕竟就现在来看,他只是个孩子罢了,这些事以后慢慢再说也不迟。”

  赵云澜忘枕头上一歪,感慨道:“说实话,这么多破事儿之后,我倒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这孩子好好教育估计也是个人才,我得考虑考虑将来把他弄到特调处工作。”

  沈巍“嗯”了一声,假装忽略他一番“将来把人弄到特调处”的想法,又略显沉重的说:“我只希望他以后别再出什么乱子才好。”

  赵云澜看他这幅样子,“噗嗤”笑出了声,说道:“这都三岁多了,赶紧扔幼儿园吧,不然再这样下去,我特调处连带猫猫狗狗人人鬼鬼的就先要完蛋了,面面在我这里坏事可没少干啊。沈巍啊沈巍,事到如今,你必须得补偿我了。”

  沈巍犹豫了一会儿,问道:“你想我补偿什么?”

  “乖乖躺平给我调戏。”赵云澜立即说。

  “不要。”沈巍一副小媳妇模样,这回倒是回答的很干脆。

  “当年真是看错你了,现在才知道,没错了,你就是个小狼崽子。”赵云澜翻了个身背对着沈巍。

  沈巍坐在床边悄悄勾了勾嘴角,回身躺下抱紧那人。

  “哼。”赵云澜扭了扭身子,却也没再挣开他。

  

  自从沈巍和赵云澜决定好好教育面面,从家里大庆的猫窝到特调处全体员工的生活方式都被定下了严格的规矩,甚至连“笑不露齿”这样充斥着古板守旧气息的规矩都一个不漏,呃,即使没有一个人或鬼魂或猫遵守,一个个笑起来照旧跟个瓢似的。

  就连大庆熬夜打游戏的习惯也被强行改掉了,理由是他一会儿猫叫一会儿人叫,容易吓到睡觉的面面。以及,大庆又有了一个新的工作。

  “我堂堂千年老猫,居然沦落到给别人看孩子?!小鱼干没有,还天天吃狗粮,昆仑君和斩魂使一起欺负我,这还有没有人来管管了?!”大庆把心里的忿忿不平全都发泄在奶粉上,用十成的力拼命摇着奶瓶,直到奶瓶都快被捏碎了才送去。

  

  像小孩上学和学区房这种让所有家长一个头两个大的事儿,这里却根本不用愁,直接龙城大学附属幼儿园小学中学一站式教育通通搞定,而且离特调处以及赵云澜和沈巍的公寓无比的近。
     沈巍作为鬼神都怕的要死的斩魂使,在特调处全员关爱的注视下好说歹说劝了整整两天,不是说的面面哇哇大哭,就是听的一伙人和鬼集体昏昏欲睡,但就是没说动面面去上幼儿园,最终还是郭长城看不下去了,出来安慰几句,十分钟之内妥妥的摆平。

  祝红给他鼓掌:“看不出来啊小锅巴,居然还有这本事。”

  “没什么,”郭长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飞快的瞟了一眼沈巍,“小孩子不能讲道理,还是要靠哄才行。”

  沈巍:“……”

  面面的幼儿园老师是沈教授的狂热粉丝,一看是沈巍送来的孩子,还有特调处处长和做好事出了名的小郭一起陪着,立刻像亲妈一样接过去,满口答应一定会把面面照顾好好的。

  但现实还是出乎沈巍的预料。

  面面第一天上幼儿园,一回来就扑进沈巍怀里。

  “哥哥!”

  “怎么了?”沈巍把他抱起来放到沙发上。

  “中午那个睡在我旁边的男孩子说…说他喜欢我!”

  沈巍:“……”

  “哈哈哈哈哈哈哈!”林静一个没忍住率先笑出了声。

  “其实我更好奇面面是怎么回答的。”楚恕之放弃研究股票K线,跑来凑热闹。

  “我…我就同意了啊!”面面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样子看着笑到打嗝的楚恕之。

  “不得了不得了,”赵云澜带着一种节哀顺变的表情,伸手拍了拍表情复杂的沈巍,“沈教授的亲弟弟就这样嫁出去了。”

  祝红:“那是,也不看看什么地方养大的。”

  毕竟,特调处可是出了名的基佬窝。
  
  
 ——————————
  
后文戳(3)

评论(10)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