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片yu

高考退圈。2020年再见。

【镇魂】【巍澜】面面养成计划(1)

食用说明:
*接原著结局,设定基本按原著和番外来
*可能混入一点剧版设定
*HE小甜饼,日常欢乐甜暖治愈向
*主巍澜,含一点楚郭,面面全程无cp
*前后章时间跨度较大注意
*单章独立阅读似乎也没问题
*小私心对面面好一点
*不能深入解析
*私设满天飞,ooc慎

——正文——
特调处长假之后上班第一晚。凌晨两点半,月黑风高,特调处刑侦科夜班组白班组齐聚,新地址大学路9号准时报道。

两点一刻,响亮的孩童啼哭声从刑侦科传出来,并伴有惨烈的猫叫和兴奋的狗叫。

“他抓我毛!他居然敢抓我毛?!!”大庆气到变形,肥猫瞬间变成一位清秀的少年坐在地上,向站一旁袖手旁观的赵云澜大声抗议,“我还没哭呢他哭什么?!吵死本大爷了!”

“再这样下去我就被拔秃了!”大庆表示愤怒。
赵云澜往桌子上一靠,一幅幸灾乐祸的样子简直和新来的萨摩耶犬小米一模一样,“你秃了跟他有什么关系,还不是你天天游戏打到半夜,把毛都给熬秃了。”

“喂!赵云澜,你不要以为你是昆仑君我就不敢挠你了!”

“哇~!”肥猫变成了人把那孩子吓了一跳,哭声更加嘹亮了。

沈巍叹了口气,实在看不下去这边的猫飞狗跳神仙叫了,放下手中的奶瓶,抱起孩子轻声安抚。

“打…打扰了。”刚刚进来的林静一看这场面又退了出去,还贴心的把门关上了。

郭长城走进来看到林静站办公室门口发呆,问道:“呃…没人吗?怎么不进去?”

林静想了想,一脸认真的说:“名场面,年轻父母生二胎,大宝失宠心里委屈,推门立即观看。”

郭长城没反应过来,一开门正看到赵云澜靠在沈巍身上逗孩子玩,地上趴个炸毛的大庆,旁边一个傻笑的小米,一家五口的场面无比温馨和谐。

郭长城瑟瑟发抖地退回来,小声问道:“有有有孩…孩子了?”

林静沉痛地点了点头,并企图通过灌水来麻痹自己。

郭长城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你知不知道……他们…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林静一口水差点呛死。

“咳咳,小朋友,空即是……”好半天才喘过气的林静瞬没说几个字就乖乖闭嘴了,因为他看到楚恕之从后面走过来。

“都站在这里干什么?怎么不进去?”楚恕之疑惑道。

“哇~~~~”一声嘹亮的啼哭从房间里传出来,楚恕之一哆嗦。

“真是人性的泯灭,道德的沦丧啊。”祝红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靠在后边门框上,身后是一群鬼魂工作人员。

门突然被打开,赵云澜看到这些人吃了已一惊,道:“都干嘛呢你们这帮人,大半夜的站门口,做贼啊?看门啊?看门要是用你们这些天天迟到还偷懒耍滑的看门,特调处早被偷空了!”

一群人跟着赵云澜,排成一溜贼似的走进办公室,齐刷刷倚在长桌上看沈巍哄孩子。

“领导,这什么时候的事儿?”楚恕之忍不住问。

“看起来已经好久了,话说你们俩是怎么办到的?”祝红表情十分奇特,酸味里带着一丝…欣慰。

“我很好奇,这你俩到底是谁生的?”林静凑热闹从来不闲事儿大。

“这不是有我们家美人儿,”赵云澜冲沈巍挑了挑眉,“什么都能办到啊~”

“别胡说。”沈巍低头,提起孩子放在沙发上,任他去骚扰那边见到他再次炸毛的大庆,“这是我弟弟,鬼…沈面,小名面面,今年两岁了。”

“啥玩意?”林静吓得从桌子上掉下来,摔在地上没人管,“这是鬼面?”

没有人说话,地上没人管的林静想把郭长城也拉下来垫底儿,结果郭长城没来的及落地就被楚恕之提了回去。剩下林静坐在地上思考人生。

没人疼,没人爱,我是地里的一只小和尚。

不,林静,你是假和尚。

“他完全失忆,身体变小,看起来仅仅还有原来的相貌,至于还有没有异能,现在还难以准确的察觉。”

大庆的嚎叫声里,沈巍不得不把面面提回来扔到沙发上,白色的团子委委屈屈的趴在沙发上,无辜的眼神看向赵云澜。

赵云澜收到小眼神,饶有兴致地蹂躏面面的脸,面面见求助无效,眼泪汪汪地挣脱赵云澜的魔爪,又爬回沈巍腿上缩成一只小小的白团子。

“卧槽…太可爱了。”围观群众集体被戳萌点。

“等等等让我拍张照。”林静掏出手机。

“一次十块,从工资里扣。”赵云澜冲他翻白眼,林静假装听不见。

赵云澜看着兄弟俩:“我一想到沈巍要是变小了也这么可爱,我就忍不住……”

“想给他生个孩子?”祝红立即接上。

“不不不,那肯定是想让他给我生个孩子。”赵云澜像狗一样扑倒在沈巍身上。

“斩魂使大人你看他,真是太嚣张了!必须好好教育!”看热闹不嫌事大和要死一起死是特调处单身群体的一贯作风。

“我知道了。”沈巍推开赵云澜,低头疯狂揉面。

“诶…沈教授是不是有点热啊,耳朵都红红的,要不要开一开窗户。”

沈巍:“………”

“小郭巴快别胡说,那是灯光照的。”祝红有点想捶死郭长城。

“是这样吗,哦…哦好。”郭长城又变得结结巴巴。

刚两岁的面面,咿咿呀呀差不多能说话了。别人家的孩子会说的第一句话往往是“妈妈”或者“爸爸”。但是跟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面面会说的第一句话比别人家的都要长:“呸,臭哥哥”。

因为有沈巍在的地方,面面“不许拔大庆的毛”、“不许骑在小米背上玩”、“不许拿老李的大棒骨”、“不许糟蹋菜园”、“不许多吃赵云澜的棒棒糖”…反正就是各种不许。

对此赵云澜表示同情。

其实,这句话赵云澜教会面面的。

白天沈巍去上课,沈面就放在特调处里供众人调戏。不出半日成功晋级为特调处第一吉祥物,吃饭睡觉打林静的平淡日常被打破,养娃成为首要乐趣。顺便说一句,夜班组对此深表抗议,一群鬼魂蹲在地下室拿竹竿戳天花板嚷嚷着要起义,结果不出半日被赵云澜用扣工资警告给镇压了。

起初是刑侦科全员排班轮流照顾面面。

“来,面面,到姐姐这里来。”祝红把沈面揽到怀里。

“呕,敢问这位姑娘芳龄几何啊?”大庆喵喵作呕道。

祝红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让大庆迅速带着小鱼干滚蛋,然后换上一张温柔脸把小奶瓶塞进面面嘴里,母爱泛滥成灾。

面面在祝红怀里一阵扑腾,牛奶喷了祝红一脸。

祝红:“……”

大庆:“喵~”

“来来来吃饭了吃饭了!”楚恕之提着面面放到餐桌上,楚恕之拿着筷子跃跃欲试准备给面面夹菜,郭长城端过一碗温好的小米粥放到两人面前。

“楚恕之!”大老远传来赵云澜咆哮。

“在在在领导我在!”

“禁止给面面喂三分熟带血丝的宫保鸡丁!”

“……”

“哦。”

最可怕的是林静照顾面面的时候,这位假和尚总有办法让面面哇哇大哭停不下来,偏偏排到他又正好是中午午休时间,一个活人死人都要睡觉的时间。

哭声无比惨烈,鬼魂闻之狂敲天花板,活人闻之狂敲林静。

林静是任何情况下都忘不了拍照的人,这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里特调处的微信群被面面的表情包屠屏,其中“刀削面”、“清汤白面”、“巍牵拉面”等经典款流传甚广,并且引发林静同志三进三处微信群惨案。

楚恕之预言:“我觉得这孩子长大以后肯定得把林静削一顿。”

林静:“阿弥陀佛,出家人慈悲为怀。”

无数次把面面弄的哇哇大哭之后,这些活了一把岁数第一次照顾小孩的人都不想干了,面面全天丢给赵云澜自己,郭长城看不下去的时候偶尔会帮帮忙,其他人只管调戏不管养,每天美滋滋的看着领导一把屎一把尿,当爹又当妈。

面面的日常户外活动区是特调处的院子,尤其喜欢后院。这样一来,赵云澜种的菜就变得十分凄凉。

沈巍每天下课之后从龙城大学过个红绿灯就到特调处后门,自从面面发现了这个规律,每天都想要趴在小栅栏上等着沈巍回来。所以每当沈巍进入后院,要么就看见面面自己可怜巴巴的卡在一堆蔬菜里挣扎,要么就是赵云澜正在把浑身是泥土的面面从菜地里捞出来。

“斩魂使大人!”赵云澜把刚进门的沈巍扑倒在特调处的沙发里。

“怎么了?”沈巍揉了揉赵云澜的发顶,手感特别好。

“沈面欺负我。”赵云澜紧紧的楼着沈巍,看向坐在办公桌上的面面,“我不管了。”

沈巍:“你别胡闹了,快起来。”

“不要,我要强/奸你。”赵云澜趴在沈巍身上坏笑。

沈巍:“咳,在办公室呢。”

赵云澜:“可人家都一天没见你了呢,人家真的好想你哦~”

沈巍:“……”

面面:【吃手手】

——————

后文戳 (2)

评论(10)

热度(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