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片yu

高考退圈。2020年再见。

【全职】【黑遍全联盟】回国后的第一个聚会

内容如题,就是这么耿直【背锅跑】

*含周叶,喻黄

*…………

————————————

“来了来了来了!”黄少天和喻文州是最后到的。
“黄少够晚啊,我都嗑了半袋瓜子了。”李轩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一边噼里啪啦地嗑着瓜子,嘴速堪比手速。
孙翔目瞪狗呆的盯着李轩,“你是东北的?”
“啥玩意?!”李轩瓜子皮差点吐到孙翔脸上。
“我说你是东北的!”孙翔以为李轩没听清他说什么。
李轩有点不想理他。
“东北人不是都喜欢嗑瓜子还超级快?”孙翔偏揪住他不放。
“嗑瓜子不是苏沐橙的正确出场方式?”肖时钦试图让孙翔放弃这个大胆的想法。
“李轩回头把版权费打给我。”苏沐橙正盯着手机看什么电视剧,头都不抬一下。
“孙翔好歹打了这么久职业赛,连虚空在哪都不知道,轮回是不是集体路痴。”方锐想起周泽楷在苏黎世走丢的事儿,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周泽楷,却发现他正在给叶修喂橘子,表情特别宠溺,吓的方锐赶紧把目光收回来。
“可能李轩就是东北的,又没有规定东北人不能乱跑。”张佳乐从李轩手里抓了几粒瓜子,然后嗑了一嘴瓜子皮。
李轩:“我……”
“李轩这么懒,怎么可能乱跑。当时我们出去买东西,把他拽出去他就坐在路边一动不动,要是在游戏里我肯定砍死他。”黄少天的表情就好像把一袋衣服砸到李轩身上的不是他。
“在现实里你也确实这么做了。”喻文州及时提醒。
李轩:“我……”
“有可能吴羽策是东北的。”苏沐橙放弃了电视剧,慢条斯理的喝着果汁,冷静分析道。
“对对东北话的传染速度超级快。”孙翔附议。
“东北话???”李轩惊讶于孙翔的脑回路。
“东北话怎么传的?”唐昊丝毫没有感受到话题转变,自然的接上了。
“口口相传。”王杰希喝了一口茶。
“诶?”楚云秀非常适时的提出疑问。
“哦。”苏沐橙露出神秘的微笑。
“我不认识你们。”李轩狠狠地吐了一口瓜子皮。
“你们你们快快闭嘴吧。”叶修吃着橘子含糊不清的说,“上菜的小哥站了一分钟了。”
上菜小哥一脸懵逼。他已经站了三分钟多了,居然说他站了快一分钟。委屈巴巴。
此时个人都向自己地方的特色菜下手。餐馆是叶父特地为国家队找的,汇集中国各地的地方菜,各菜系的代表菜一应俱全,单论其正宗的口味,也是别处难以相比的。
“杭州有西湖醋鱼、龙井虾仁、东坡焖肉、叫花童鸡、西湖醋鱼、南宋蟹酿橙、双味帝皇蟹、鳕鱼狮子头、抹茶焗大虾、笋干老鸭煲、糯米藕、桂花水晶糕、蟹黄小笼包你们有吗!”方锐一个假杭州人倒是把杭州菜记得挺熟。
黄少天立即不服气了,“我们白切鸡、白灼海虾、明炉乳猪、挂炉烧鸭、油泡虾仁、红烧大裙翅、清蒸海鲜、虾籽扒婆参、烧雁鹅、清汤蟹丸、油泡螺球、绉纱甜肉、太极芋泥、盐锔鸡、黄道鸭、海参酥丸表示不服!”
王杰希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全聚德烤鸭、白水羊头、卤煮火烧、艾窝窝、炒麻豆腐、炒肝、驴打滚、羊蝎子、炸酱面、褡裢火烧、烧麦、奶油炸糕、豆汁!还!有!谁!”
“楼上请把豆汁去掉,谢谢。”张新杰拿筷子的手抖了一下。
“张新杰哈哈哈哈哈!”张佳乐想起了什么,“上次在微草喝了一碗酸豆汁,回去作息饮食紊乱了好几天哈哈哈哈哈!”
“张张张张张副队!”张新杰一张黑脸吓了张佳乐一跳,“我不说了我不说了!我不说韩队偷偷嘲笑你了!”
张新杰:“……”
这混账需要加训。张新杰默默几下一笔。
然而张佳乐浑然不觉自己做错了什么,和喻文州两个人就鱼来自广州的还是青岛的争论了半天,最后达成共识红烧鱼是从广州抓的,干炸鱼是在青岛捕的。围观的张新杰实在没忍心告诉他们那鱼是餐馆的玻璃缸里养的。
“粤菜的话是不是艇仔粥很有名?”苏沐橙盯着眼前的艇仔粥问道。
“是啊,百度一搜上来就是这个。”黄少天吃着喻文州给他剥的虾,又和一只螃蟹斗争,“不过我反而喜欢最腥的那种,蚝仔粥。腥到一定程度,就成了香。腥的温温吞吞,才是真正的腥。”黄少天边说边瞟了一眼喻文州。
“哦,喻文州(粥)。知道了,下一个。”叶修摊在周泽楷身上吃鸡。
“叶神喜欢什么粥?”喻文州笑问道。
“当然是最爱,”叶修顿了顿,继续说道,“泽楷粥啊。”
“嗯!”周泽楷笑成一朵花。向日葵那种。
“有这种粥?”孙翔没反应过来。
“别提醒孙翔,都别说,让他活在美好的梦里。”张佳乐捂脸。
“完蛋,触发秀恩爱系统了。”方锐泪奔。
“双份的。”张新杰面无表情。
“我的妈,我想回家。”李轩痛哭。
“发生什么了?”孙翔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众人都为孙翔默哀的时候,这货又拿来一瓶酒,非常大方非常坦率的问有没有人要喝一杯。
“喝!来来来!单身的都喝!”方锐率先给自己满上。接着几个人都给自己倒了一杯。
“干杯干杯,总有一天会脱单的。”
“脱单的也喝!”黄少天不甘示弱,拉着喻文州倒上一大杯二锅头,然后顺便把一边的叶修周泽楷也拉下水。
酒是孙翔点的,很猛的那种二锅头,本身喝不了多少酒的职业选手根本撑不了几口,先后也就都醉了,只有一直嗑瓜子的两个女孩子淡定的坐在那里。
酒量不大是真的,酒劲体现在人身上却是不一样的。
周泽楷和叶修是喝的最少的,小半杯而已,周泽楷没什么,叶修却实在是酒量太小。此时周泽楷不得不把晕晕乎乎人拉到沙发上,让他靠在自己身上睡觉。
喻文州用自己最后的清醒走到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顺便嘟嘟囔囔的告诉黄少天走的时候别忘了叫他,然而桌子底下的黄少天跟着张佳乐到处乱窜,根本没听他说什么。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喔喔~喔!”李轩攥着酒杯就开始吼。
“李轩,李轩!”王杰希逐渐失去意识,一个劲的拍着李轩,“你家哪儿住黄土高坡了?!”
“他家真住黄土高坡。”张新杰开始较真了。
“什么啊,”王杰希不拍李轩了,哥俩好似得把胳膊搭在李轩肩上,“你忘了,上次我骑着魔法扫帚去看你,你不是在霍格沃茨,那个拉文克劳?”
“不对不对不对!我都已经是魔法部的傲罗了!”
“你明明是魔仙堡的绿魔仙!”
“我是游乐王子!”
“那我是魔仙女王!”
“不行我要当魔仙女王!”
“是我先说的!”
……

孙翔喝着酒就开始哭,边哭边拉着方锐回忆往昔峥嵘岁月,“锐啊,哥跟你说,哥当年也是幼儿园的老大!那时候他们骑小毛驴上学,就哥,嘿嘿,你猜怎着,骑大毛驴!整个幼儿园都羡慕我!”

“咱是不是?”苏沐橙问楚云秀。
“走吧走吧。”楚云秀拉上苏沐橙就走。
“他们怎么办?”两人溜出餐馆。
“不管了,不认识。”

“外面的空气真好。”苏沐橙看着漆黑的夜,狠狠地吸了一口汽车尾气,回头看看他们包间的窗户,复古的中式窗户纸上依稀投影出群魔乱舞的身影。

评论(2)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