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片

飞到河外星系。

【周叶/喻黄】街角(3)[物是人非]

我有种正文刚刚开始的感觉
存文快没了Σ( ° △ °|||)︴

→喻黄夫夫闹矛盾,周叶变身居委会大妈调解关系

————————
“诶?蓝雨的魏琛离职了,喻文州接替?”唐柔说。
“是吗?给我看看。”陈果显然不太相信。
“喏,这里。”唐柔指着屏幕说道。
叶修闻言毫不惊讶,“之前蓝雨高层这种想法就很明显了,只是顾及黄少天的面子,但喻黄两人的事公开以后,就没什么好顾及的了,魏琛离开也不过是迟早的事呢。”
“这样啊…”唐柔若有所思。
“嗯,只不过,他们不太了解黄少天。”叶修食指点着下巴,若有所思。
———
黄少天直勾勾的看着台上讲话的喻文州,一言不发。
魏琛离职,喻文州接任艺术总监,这么大的事自己居然到喻文州宣布就职才知道,之前没有一个人向他提起,包括喻文州。
魏琛对于黄少天来说不仅仅是一位前辈,或者说,没有魏琛就没有黄少天。黄少天大学毕业那年是魏琛看中他的才华,想方设法把他留在蓝雨。对于一个新人设计师,蓝雨这样的大公司无疑是很高的起点。而然黄少天几次作品不如人意,还是魏琛极力说服上的领导把他留了下来,才有了世界品牌“夜雨声烦”,才有了如今服装界顶尖大神之一黄少天。
但魏琛要离开蓝雨,他居然现在才知道,这令他非常不能接受。
黄少天知道自己的脸色很不好,干脆扭头走出报告厅,末了还回头看了一眼喻文州,他显然注意到了,却像没看到似的。
蓝雨大楼后面,魏琛经常抽烟的小树林此时没有一点星火,古树在暮色中寂静的立着,没有因任何人的离开而做出一点儿改变。黄少天一阵心烦,便跑到常去的酒吧一杯一杯的灌着鸡尾酒,就好像酒精可以让自己舒服些。。
黄少天摇摇晃晃的回家时屋里一片漆黑,他打开灯才发现喻文州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就职宴吃的好吧?”黄少天很反常的只说了一个句子。酒精没能麻痹他,反而给烦躁添了一把火。
喻文州看的出黄少天喝醉了,就没理他,自顾自的说道:“换了衣服,洗洗睡吧。”
“你很开心,是不是?”黄少天拦住正要去睡觉的喻文州,“没有人告诉我,都当我是傻子!魏老大走了,就是你的天下了是不是!你很开心啊!关我什么事儿!从来都没我事儿,也不需要让我知道,对吧?对吧!”
喻文州还是没说话,他知道和喝醉了的黄少天根本没理可讲,干脆就不说话,任黄少天自己怒吼。但黄少天也没再吼,看了喻文州几眼,摔门而出。
其实黄少天更希望喻文州能叫住他,两个人打一顿,吵一架,也比现在这样让他舒服的多。可喻文州没有。
叶修回家的时候正遇见黄少天,见他的样子便猜个八九不离十,正想着怎么开口,黄少天却先说话了。
“嘿…老叶…,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小气,特别不讲理啊…”黄少天酒劲上来了站都站不稳,叶修赶紧扶住他,“可我就是看不惯他,看不惯!讨厌他!讨厌他那副样子!”
“你去喝个茶醒醒酒再说吧。”叶修想起周泽楷家似乎有几盒挺好的茶叶。
“我没醉,我现在很清醒。我真是看清他们了……”黄少天一路喋喋不休,还是跟着叶修回去了。
周泽楷看到叶修拖着黄少天回来的时候仅仅愣了一下,立刻就明白了。他拽着黄少天扔到沙发上,黄少天还在胡言乱语,两人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周泽楷看了看时钟,说了句“找喻文州”就匆匆出门了。
喻黄家没人。周泽楷低头想了想,径直来到利马特河边。
小区离利马特河很近,步行过去也只要两三分钟的路。周泽楷一路过去,很快就看到了独自坐在河边的喻文州。
喻文州看到他毫不惊讶,只是往一边挪了挪,给周泽楷腾出一个位置。
周泽楷什么都没说,走过去坐在他旁边,两人沉默着。
良久,还是喻文州先开口了,“少天那脾气,你知道的。我跟他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他就自己觉得魏琛离开都怪我,全都是因为我。”
“魏琛前辈要离开是他自己的决定,我来接任也是上层领导的意思。我早就知道却没告诉他,是因为这事儿当时也没定下来,而且对他打击太大了,我希望他能理解。”
“其实,他心里都清楚,”,喻文州笑了笑,“但这股火,他终究是要发出来的。”
“还记得大学的时候他和你打架的事儿吗?因为他想打,总能找到借口的。其实气撒完了也就没事儿了。”
“少天在叶修那儿发疯吧?”
“嗯。”周泽楷沉默了半天,终于憋住一个字。
“他现在不想看见我。”喻文州低了低头,半晌又说道,“麻烦你们了。”
“当年读大学的时候真好,那时候梦想都很纯粹,大家一起画画,特别好…”喻文州额头靠在膝盖上,闷声道。
深夜的河畔行人很少,两人买了几瓶酒坐在河边喝着,时而交谈几句,似乎又回到了几个少年彻夜不归的曾经,只不过当年有黄少天一直唠唠叨叨。

————————
存文告急orz

评论

热度(51)